发布日期:2017-02-09 11:19 来源: 本站原创

    省政协委员建议:清理违规办学,整治有偿家教

“我和很多小伙伴都有同感:在学校的时候蛮轻松,为什么一到寒假反倒觉得累?”前两天,南京两位小学生在“两会”间隙找到省政协委员、琅琊路小学校长戚韵东反映学习负担重。昨天,戚韵东将两位小学生的“吐槽”带到了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联组会议上,她认为,给小学生减负尚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种状况如果不改变,将会影响一代人的整体素质。

 现状 小学生每天自由支配时间仅2-3小时

 “听了两位小学生的心声,每一个做家长的心里都不好受,也有了我今天这份建议。”戚韵东调研发现,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有五个方面,一是学生课余学习时间增加,二是以学生为对象的各种类型的习题册、参考书过多过滥,三是各种培训机构办的课外辅导班层出不穷,四是家长给孩子另外加码、请家庭教师,最后是学生的书包越来越重。“这些现象如果全部或者大部分集中在一个学生身上,那么其学习负担之重则可想而知了。”戚韵东在提案中说,据推算,如果扣除学习时间、睡眠时间和吃饭盥洗时间,每个小学生每天平均可以自由支配的闲散时间仅有2-3小时。

 原因 分数升学制和疯狂的培训班

 小学生课业负担重,戚韵东分析后认为主要是个方面因素共同造成的。
 “现在升学还是在看分数,在这种制度下,学生负担岂能不重?这可以说是学生课业负担屡减不轻的一个根本性因素。”戚韵东说,升学率的高低已经成为评价学校与教师工作绩效的主要标准,这对加重学生课业负担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受经济利益驱动,争夺小学生教育消费市场的行为也屡禁不止。
 各类教学参考资料、习题集充斥书刊市场,各种培训机构等蜂拥而起,各项邀请赛、选拔赛层出不穷。“由小学生教育消费形成的市场,是一个何等巨大的市场!而这一切导致的结果,恰恰使小学生本已过重的学业负担雪上加霜。”戚韵东在提案中说。

 建议 各类教育互通,不看分数看素养

 戚韵东认为,从根本上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首先要确立不唯学历,以实际能力为依据的社会选拔机制。“这是一件相当艰难但又必须下大力气去做的事情。”
 戚韵东建议,给小学生减负,还要形成各类教育相互沟通、各层次教育相互衔接的新体系,比如小升初招生不看分数,而看素养。“这需要借助于行政力量的推动,仅靠一两个学校是不可能实现的。”
 此外,戚韵东还建议,要大力提高教师队伍素质,促进广大教师逐步转变教育观念。调整学校布局,挖掘教育资源的潜力,缩小校际差距,为每一个学生提供接受良好教育的机会与条件,“最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建议教育部门要会同有关部门大力净化整顿教育培训市场,严肃清理违规办学。对校内教师有偿家教、校外培训班任职等进行重点整治,真正让减负能标本兼治。”

 代表声音

 建议江苏取消中考“死亡线”

 每个家有中学生的家长都知道,中考有一道俗称的“死亡线”。为了保证职业教育的生源,江苏省硬性规定职业与普高各50%的规定,采用划分中考“死亡线”的方式来确保普教和职教的生源比例。这次“两会”上,省人大代表龚振志建议取消中考“死亡线”规定。
 龚振志认为,设立中考死亡线这种做法一是从政府政策层面上确立了职教的不利地位,在社会上形成上职业学校就是差生的概念,降低了职业教育的地位,对价值观、世界观尚未完全形成的孩子造成了较为严重的不良心理; 二是没有接受高中教育,缺少物理化学基础科学的基础,不利于培养高技能人才; 三是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男性发育相对女性较晚的性别差异,导致部分有潜力的男性初中生被排斥在高中门外,不利于有个性特点和特长的人才的培养; 四是江苏省经济相对发达,大部分企业希望招收高职毕业的学生,中职毕业生又面临企业只招收高职毕业生的门槛尴尬,如大众汽车公司,不招收中职毕业生。
 为此龚振志建议,江苏取消中考“死亡线”的规定,使职业教育成为家长和学生的自主选择。同时大力发展高职教育,尽早探讨将高中教育纳入业务教育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