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6-01-27 09:55 来源: 本站原创

    “目前的高校青年教师一般都是博士毕业,然而,我们最近一系列调查显示,高校青年教师的工作与生活状况的确堪忧。”昨天下午,江苏省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联组会议举行,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地理科学学院院长汤国安建议,建立适宜的考核体系,提高青年教师待遇。
 汤国安介绍,不少院校一般讲师每年要上6-8门课。而教授只要上1-2门课,凭着指导研究生的工作量就能超额完成教学任务。有的高校,青年教师如果教学工作量不满,还要按照课时费的1.5倍-2倍从绩效工资中扣除。与此同时,青年教师的科研压力更重。特别是学校在目前大学排名的巨大压力下,青年教师能否拿到高水平课题、拿到足额的研究经费、写出SCI文章,成为考核的核心内容。很多青年教师在重压之下往往无所适从。
   “在座谈会上,一些博士、副教授青年教师给算了一笔账,他们每月满负荷工作量,工资3800元,津贴2000元,加上每年超课时奖1万元左右,也就是说年收入不足8万。”汤国安介绍,在受访青年教师中,年工资收入5万―7万元的占八成,31.1%的受访者每月有结余,68.9%处于收支平衡或赤字状态。而目前,南京市好一点的技术工人月收入已经有六七千元,很多设计院的中级职称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在日本,高校教授的年收入仅低于飞行员,居各行业第二位,副教授居第四位,讲师居第八位。在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地,高校教师平均工资水平在全社会处于上等水平。即使在印度,博士毕业后大学任教的工资也是社会上一般工作的3-4倍以上。”汤国安指出,我国博士毕业的大学教师工资只略高于出租司机,还面临结婚、买房、子女升学、赡养老人等种种问题,很多教师不得不从事各种兼职。也许不少希望之星就这样渐渐陨落。
 他建议,首先要建立适宜青年教师成长的考核评价体系; 积极推动助教制及教授在教学一线为本科生教学制,减少青年教师工作压力;提高青年教师待遇水平,增加青年教师的住房补贴标准和津贴标准,减轻青年教师的生活压力,关心青年教师身体与心理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