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6-01-25 21:30 来源: 本站原创

    个人诚信档案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目前并没有明确交代。昨日,民盟江苏省委的一份集体“关于构建完善城乡居民个人信用体系的建议”的提案给出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轮廓。省政协委员、民盟苏州市委副主委毛昌宁告诉记者,建立个人信用体系,就是要通过提高失信成本,让失信者寸步难行。

    不守信不讲道德的人反而占便宜

    欠债不还、长期不交物业费,如此现象社会上屡见不鲜。由于缺乏相应约束机制,也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这些不守信用、不讲道德的人,事实上都占到了便宜,而诚实守信的人反倒是吃了亏。

    “就拿长期不交物业费这件事情来说吧。应该说,物业是全体业主集体购买的一项服务,你不交物业费,他不交物业费,长此以往必然影响物业的服务质量,进而促使另外一部分业主以服务质量下降而拒交物业费,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而这种情况,对绝大多数正常交纳物业费的业主是极其不公平的。”毛昌宁说,没有约束机制,使得这些人的失信成本很低,所以社会上总有这样的人,极尽胡搅蛮缠之能事,享尽政策漏洞之好处。

    民盟江苏省委在详尽的调研基础上,建议我省加快建设社会诚信体系,并作为政府为民办实事项目加以实施。“构建符合我省城乡管理实际的居民个人信用评估指标,可以既侧重于司法领域(刑事民事违法记录)、行政领域(行政处罚以及一般违法)的内容,又侧重于涉及城乡管理和公共服务方面。”

    当然,做了“坏事”要记录在案,做了“好事”同样要登记在册,“同时也应体现居民对社会的贡献,比如参加无偿献血、志愿服务等社会公益行为,就要适当加分。”毛昌宁认为,个人信用评估指标,要有开放性、动态性,根据城乡管理实际,对各项指标予以增减调整,让居民个人信用在生活中能用有用,并转化为个人财富。

    整合各方信息完善诚信体系建设

    “现在我们对‘老赖’有一些具体的限制措施,比如登报公布名单事项、限制其高档消费。但是这些限制还局限于少数几个部门之间。今后要做的,就是把各种信息整合起来,在一个统一的平台上共享,让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对失信人群进行限制,提高他们的失信成本。”毛昌宁说。

    民盟江苏省委在这份提案中建议,建立以公民身份证号码为基础的个人信用代码制度。进一步完善和集合金融、工商登记、税收缴纳、社保缴费、交通违法等信用信息,进行整理归集,实现资源共享,充实居民个人信用信息。扩大居民失信行为范围,如图书借阅、公共自行车、物业交费、教育考试、房屋租赁、公共卫生、违章搭建、文明旅游、恶意拖欠助学贷款、手机欠费、地铁逃票、简历造假、伪造学历、计划生育、公共场所吸烟等,凡与居民生活和城乡管理密切相关的行为,都应逐步纳入居民失信行为的范围。

    “目前我省市民卡已经广为普及,在发挥市民卡的政府服务、公共事业和金融支付三大功能基础上,逐步增加生活信用功能。”毛昌宁说,个人的信用积分在卡上都有体现,“个人信用积分高的持卡居民,可以在公共服务领域享受更多的服务和优惠;而个人信用低的持卡居民,在公共服务领域受到种种限制,比如不让你借公共自行车、不让你办图书馆借书证等等。”总之一句话,加大失信经济处罚和社会处罚力度,对其参与经济活动、享受公共服务等方面的权限加以限制,提高失信成本,构建一个失信处处受限的惩戒机制,切实改变失信成本低、守信成本高的信用倒挂现象。

    为保护诚信动用社会奖励不可取

    “建个人诚信档案当然是好事,但绝对不是加分、减分这么简单,得首先有个标准,建立一个体系,更重要的是如何确定这个诚信评判机构本身是否诚信。”致公党界别的政协委员张梧华自称在海外生活多年,就连其职务也透着国际范:一个是安生文教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另一个是中国安生教育集团首席执行官。

    结合美国目前的社会诚信体系,张梧华认为国内的诚信标准及要求有些泛滥化,因为前段时间他甚至看到一篇报道说不诚信的人连火车、飞机都坐不了,因为无法买票。“个人是否诚信和基本的出行需求怎么能联系起来,并加以限制?在国外,和诚信挂钩的大部分局限在和钱发生关系的领域,比如贷款、保险、就业等。诚信的确是社会人的基本素质,但不能因为部分人这方面欠缺就限制其正常的社会活动。”

    在张梧华眼里,建个人诚信档案技术上完全不存在问题,关键是如何为诚信档案建立一个公平、透明的标准和体系,以及严格可查的执行细则。这里面诚信评判机构本身是否诚信是重中之重。“就像简政放权一样,建立个人诚信档案不应该是政府做的事,不然又会增加一大批机构和人员,各个行业的行业协会要充分利用起来,用大数据共享的方式很容易实现。”

    “还有,这个诚信评判机构本身也需要接受监督啊,你得向个人公开诚信档案查询,接受反查和追诉。”对于经常看到主张对诚信人进行奖励的提议,张梧华坚决反对。因为诚信是做人最起码的素质,为保护这一底线竟然需要动用社会奖励,那就更说明这个诚信出了问题。

    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市公安局警风警纪监督员卫道兴告诉记者,他这次的提案其实也是跟提高公民道德素质相关的,但他同时觉得信用体系的建立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第一步是加大宣传,让老百姓理解这一套体系的必要性,然后再逐步建立完善,而且这个信用体系的建立还应该注重保护老百姓的个人隐私,现在连买个手机、买个冰箱都能贷款了,不能说我正常消费信息都会被泄露,确实现在大家也怕了,个人信息泄露让我们不堪其扰”。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仲永 陈彦 黄欢

    【题外话】 朋友圈成广集民意好平台

    作为三届市政协委员、两届省政协委员,民盟苏州市委副主委毛昌宁亲身感受到了每一届的政协会议会风都在悄悄发生变化,“我个人感触最深的就是,身边的政协委员,履责积极性更高,真知灼见更多。大家变得更加务实,建言献策也变得更加贴近民生、更加接地气”。

    特别是最近两年,随着微信朋友圈的普及,大家对这种新型传播模式更加认可,参与度也更高,“我个人的朋友圈就有四五百人,朋友们来自各行各业、各个阶层,平时都会对一些社会热点话题、中央省委重大决策部署,发表一些自己的观点。”作为民盟苏州市委的主要负责人,毛昌宁平时经常外出调研,为苏州市委市政府、江苏省委省政府的重大决策建言献策,“如今很多第一手的线索都来自朋友圈。发现线索、初期沟通,基本都是在微信上进行的,极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毛昌宁说。

    毛昌宁还告诉记者,此次参加政协江苏省十一届四次会议,他明显感觉到,身边的很多委员都在玩朋友圈,“大家把对政府工作报告的感受第一时间交流给了朋友们,让社会各阶层的人及时了解政府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