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2016-01-25 21:26 来源: 本站原创

    “怎样才能让老百姓更好地看病”,昨天这一话题在“你点我访”五个话题里的投票率最高,达到34%。带着这一话题,晨报记者采访了省政协委员、南京市儿童医院院长黄松明。面对全面二孩带来了哪些问题、儿科医护人员的大量流失、河西分院的配套严重不足这些尖锐问题,黄松明也没有选择回避而是一一作答。

    一些医护人员生二孩,儿科人才流失严重

    “全面放开二孩,政府希望我们加大服务量,但实际情况是我们的任务重了,战斗力却下降了。”黄松明告诉记者,南京市儿童医院现有2037名员工,85%到90%是女性职工,900多个护士中大部分都是女性,医生50%以上也是女性,35岁以下的职工占了全院职工的70%,“他们也是全面二孩政策的受益者或者说是积极参与者,如果一个女同志怀孕了,产假、哺乳假都是少不了的,我们医院就陆续有医护人员怀上二孩,这客观上造成了战斗力的下降。”

    黄松明说,压力增大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儿科医护人才的流失,“我前几天看新闻,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会长接受采访,根据他的了解,中心医院的儿科跟其他科室相比较,工作量是别人的1.48倍,但是平均收入只是其他科室的46%,说明整个儿科劳动强度大,但是收入水平低。你怎么吸引人家来儿科,又怎么让儿科医生不流失?”黄松明告诉记者,儿科医生的流失可能还不如儿科护士的流失严重,“医生专业对口,但是护士干这科或者那科都是一样的,各家医院的儿科护士每年都有大量流到别的科室,这么说吧,就算我收入没增加,但是我的劳动强度降低了。还有的护士去了基层,因为基层给你进编;一般大医院年轻护士是进不了编的;此外基层政府是托底的,像我们政府是不托底的,年轻护士去基层收入也有所保障,而且劳动强度降低,医疗纠纷也会相应减少。”

呼吁加大对儿科投入,在米粒上雕刻为啥价格不能高

  黄松明认为,政府应该加大对儿科的投入,并不是建多少医院,也不是买多少儿科仪器设备,而是有一些儿科和其他成人科室区别对待的政策。“现在挂号费分12块、22块、35块三档,为什么儿科的挂号费不能比成人稍微贵一点?而且不是通过增加老百姓的负担,政府可以给家长医保或者保险支付得更多一点。打个比方,由12块涨到15块,目前我们城镇居民报销9块,自己支付3块,那你报销12块,自己还是支付3块,相当于政府多贴3块,这不是给我医院的,而是哪个提供的医疗服务多就拿到这3块,这样除了儿科医院外的医院都愿意办儿科,让人家的儿科都有生存发展的机会。”政府是否应该加大对儿科的投入,黄松明说他觉得十分必要,“就像你在一个苹果上雕刻一朵花,在核桃上雕刻,在米粒上雕刻,肯定是不一样的,儿科手术就像在米粒上雕刻,跟成人比起来难度大风险大,为什么价格不能高一点?当然还是通过医保支付、政府转移支付的方式实现,不能转嫁到老百姓头上。现在6岁以下的孩子看病国家多承担30%,6岁到12岁就跟成人一样了,其实这个年龄区间的孩子看病相较于成人风险还是大的。”黄松明同时建议多给儿科医生相应补贴,“目前3年培训中央补贴3万,省补贴2万,地方1万,医院层面不可能向儿科医生倾斜给予更多补贴,怕其他科室有意见,因为同工同酬,但如果是政府多补贴一点,专门给儿科医生,那就没有问题了。”

    儿童医院不是整体搬迁,只是重心西移

    去年,南京市儿童医院河西分院建成,早前也有消息称今年6月底医院将整体搬迁到河西,对此,黄松明说“不切实际”。“目前9个科室在河西,一天最少400多个病人,最多已经达到800多个,但是制约我们的主要还是交通问题,间隔时间过长的有轨电车和一班并不靠近医院的公交车显然不能满足,我们不敢把门诊大面积铺开,餐饮配套更是几乎没有,只能在自助售货机上买几瓶水,至多还有快餐面。医院有一个在建的下沉广场将会配备少量餐饮,但是周边的配套还需要政府层面去完善。” “不能说整体搬迁,只能说重心西移,河西分院建筑体量比较大,但是床位只有1100张,而广州路是1400张,河西设计容量门诊是8000人次,广州路2000人次,河西手术室有26间,这边只有14间,所以门诊会逐渐朝那边移,以手术为主的外科移过去,但是考虑到那边床位少,广州路肯定要做补充,所以内科以及不依赖手术室的科室应该还在这边。”黄松明还告诉记者,和周边联系比较多的医院建立“医疗联合体”也是儿童医院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避免所有人大病小病都朝一个地方挤。“浦口医院发展儿科的时候就是我们派专家去的,现在越来越多到周边医院去设点,指导它们在当地就能救治常见病和多发病,疑难杂症送过来。我们目前在镇江、马鞍山等地都有医疗协作。未来90%的病在社区或是区县医院解决,这就是所谓的资源下沉,也有益于更好地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问题。”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黄欢

    ■ 专家视角

    对儿科医护人员多点宽容

    昨天,省人大代表、南京市胸科医院专家唐进针对医疗热点回答了媒体提问。他认为,“对医疗界而言,去年最大的变化就是综合医改在全省的全面推行。”他称,任何一种政策的出台,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医改是个世界性难题。会不会引起新的问题,需要经过时间检验。”说到当下讨论热点——儿科医生短缺时,唐进毫不讳言地表示:“说句不客气的话,这个问题是长期形成的,我们的职能部门反应有点迟钝。”唐进说,追其根源,要从医学院数年前把儿科系统统给撤了说起,“来源就受到了限制”。 而在实际工作中,唐进认为:“趋利避害是人类的天性,儿科医生风险大、付出多、收入少,这三个搁一块儿,你说会怎么选?所以一半以上的儿科医生会撑不住。” 因此,唐进建议,一方面要把待遇提高,另一方面,他也呼吁患儿父母对儿科医生宽容点:“小孩子血管细,有时候一针扎不进去,有些家长就急了。你或许当时发了火撒了气,但你的儿子还能及时看好病,到你的孙子呢?会不会儿科医生更少了?”唐进认为,儿科医生的短缺,只是医疗系统矛盾集中突出的一个方面,“矛盾尖锐也是个提醒。”唐进感慨,“我觉得现在好医生越来越少了。高考进校时,医学院录取的学生往往都是成绩拔尖的,但现在你去问问,还有多少高分考生愿意入医学院?对生命的呵护,需要高知识、高技能的人才,而且这样的人才培养,不是马上抓就能马上有的,没有十几年培养不出来。”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仲敏